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韩有钢的博客

牢骚太盛防肠断,风物长宜放眼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网络时空,遇见就是缘分。本人一介老师,有志于对教育问题的研究,关注教育,关注儿童,欢迎同行共同探讨。热爱生活,喜欢思考,喜欢旅游,喜欢摄影。

童年趣事(5)  

2013-07-17 16:32:25|  分类: 童年趣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以下几则故事,摘自我写的<<时光*脚>>。因为我的父亲于今年去逝,悲思之时,犹感童年的快乐,工作之余,写下了三万字的回忆文章,起名<<时光*脚>>,摘几个小段放在这里。

“阴阳虎”一二事

“阴阳虎”是我村和我父亲同龄的一个人,因为为人怪异,所以得名“阴阳虎”,关于他的怪异事,有好几件,我是记忆犹新。

第一件事,说“阴阳虎”年轻的时候爱逮鱼摸虾,也爱叉鳖。那时的村庄环境,远比现在好得没影。人们几乎不捉鱼,不吃鳖,河里到处是鱼虾。我们村有个叫月亮湾的地方,有片湿地,河流交错,水草茂盛,那里的鱼鳖特别多。“阴阳虎”晚上喝了点洒后去叉鳖,到了月亮湾这个地方,正值月光明亮,他在一个小石桥下,拿起钢叉叉鳖。真是邪了门了,一叉下去一个大鳖,一叉下去一个大鳖,他带去的麻袋一直装了多半麻袋,“阴阳虎”也吓傻了,手和腿都软了,老人常说月亮湾有鳖精,这回是不是真遇到鳖精了?他不再叉鳖,呆呆地坐在桥上就着剩下的半瓶洒喝起来,身后是半麻袋动弹的鳖,直到天明,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鳖也跑了一些,他才背起半袋子老鳖回了家。我听父亲讲这个故事的遍数太多了,每每想起,就如同画面定格一样:明亮的月光,清凌凌的水,一群群的老鳖,和一个叉鳖的吓呆的人,那是一个多么令人难以至信的画面啊。

老鳖下金蛋

许多小时候听过的故事,一辈子也难以忘记。小时候,记得父亲特别爱看书,他总能给我们讲出许多难忘的故事,有一个就是老鳖下金蛋的故事。说有一条河流经某一段,有一座桥,河流很奇怪,桥的上游有许多卵石,到桥的下游就没有了。一对贫苦夫妻觉得很奇怪,他们要一探究竟,结果他们在桥下发现了一个秘密:有一只大老鳖在那里居住,它专门吃上游流下来的卵石,到了大年三十的晚上,夫妻俩来看老鳖,他们发现老鳖在使劲拉东西,等了很长时间,他们发现老鳖竟然拉下了一枚金蛋,夫妻俩高兴的捡了回去。以后每年的三十夫妻俩总能捡回一枚金蛋。又是一年三十,丈夫又来等金蛋,天寒地冻,他急着要拿蛋,所以在老鳖拉到一半的时候他就等不及了,伸手去拽那半个蛋,结果扯下了半个蛋,老鳖不拉了。等到丈夫回了家,一看,手里拿的是半个卵石。自此以后,老鳖不见了,桥的下游也出现了卵石,金蛋也永远没有了。

 

人过六十花结子

父亲经常讲过一个人过六十花结子的故事。故事说,以前,人到了六十岁,就成了一个毫无用处的人,就会有种风俗,孩子会找一个远远的地方,挖一个洞,就把到了年龄的老人送到那里,给一副碗筷。如果孩子孝顺,就会偷偷送点吃的,如果孩子不孝顺,那么这个老人就会饿死。人过六十花结子就是说人到了六十岁,如同花草一样,到了死亡的季节,就该死去。小时候,每次听到这样的故事总觉得很残酷,子女怎能那样对待自己的父母呢。

 

种谷子

西岗上的几亩旱地有时也种一些谷子,那是赶上旱年时才种的。谷子的管理,不算很麻烦,主要就是多锄几遍,父亲总是冒着烈日去锄地,因为那样锄过的地草立马就死了,所以总是过了中午,还不见父亲的影子,他总是最后一个回来吃饭。父亲是这样认为的,秋收的小米,锄得遍数多才能好吃。到了秋天,我就有任务了。那时我上小学,沉甸甸的谷穗压弯了谷秆,可也招来了大批的麻雀。麻雀们叽叽喳喳,成群结队,一会儿飞到这块地,一会儿飞到那片地,尤其是早晚,麻雀最为集中。制作假人是不管用的,我就得跑到地里驱赶这些食客,只须一声喊,哄的一声,麻雀应声而起,远远的飞走了。晨起暮归,一溜烟的疯跑,呼来喊去,与麻雀周旋,今天的孩子是永远想不到那种快乐的。

 

种芝麻

今天的孩子很少知道那些农产品是怎么长出来的,我是农村出生,农村长大,又跟随父亲时常到地里劳动,所以很清楚他们是怎么来的,有一些事是非常有趣的事。比如收芝麻,就非常有趣。芝麻开花――节节高这个歇后语,人人都知道,我小时候每年都要和它们打交道。芝麻开花时,它是一根杆子从下往上成对的开着白花,那花香得很,会招来许多蜜蜂,我可以以很近的距离来观察蜜蜂,它们嗡嗡嗡嗡的钻进花里,后面两个腿上常挂着两个糖球。我有时候还逗它们,把花朵捏住口,急得蜜蜂在花里乱撞。到了收获的季节,我和父亲带着一大块布,轻轻的把芝麻割下来,将它翻转在布上拍打,一些成熟的芝麻就掉落在布上,我也可以饱一下口福。剩下的事就是把芝麻杆拉回家继续晾晒,隔段时间就会拍打出里面的芝麻,直到没有芝麻可拍出为止。

 

种高粱

旱地的边沿,时常被点上一些高粱。这些高粱有几个好处:一是可以明显区分开地块,它就是边界,二是高粱的确有很多用处。生长期的高粱像一列列的哨兵,等到秋天,高粱长出了大穗头,可就好看了,他们随风摇摆,就像在亲密谈话。收获高梁就是把高粱的大穗头割下来,回家晒干以后,刮下高粱米,可以喂鸡,高粱毛可以制成笤帚。父亲就会自制笤帚,每年他做的笤帚放在柜头上用都用不完。高梁里面有一种品种,它的秆子是甜的,就像甘蔗,小孩们常会去折。有时候他们会像老鼠一样,挨着个的尝,甜不甜,以至很多高梁会倒下。

 

捕获黄鼠狼

小时候在老家,因为西边的邻居家位置较低一些,邻居家有很多树,我家又靠近村边,临近一条河,河边有很多的荒地,因为荒地草本繁盛,所以当时家里的老鼠特别多,渐渐地黄鼠狼也特别的多。黄鼠狼不仅捕食老鼠,很多时候它们会跑到家里来偷鸡。经常是在半夜里,突然听到鸡呱呱的叫起来,父亲就慌忙从屋里边撵带喊,结果总会有被偷走的鸡或者被咬死的鸡。在夜里,我们经常会遇到高高翘起尾巴的黄鼠狼,他们顺着树,或者梯子非常流利的奔跑,简直是个偷窃的高手。父亲在家的时候每天都是很早就起来,有一次,他起来后,天还不亮,走到门口,看到地上一个打滚的东西,父亲回家拿起个镢头,一下打死了这个东西,天明一看原来是一只特大的黄鼠狼,现在想来,从头到尾足有一米长,通体黄色的,尾巴上还有一些是白色的毛,这么大个的黄鼠狼可能是吃了鼠药,否则是难以捉到的。父亲知道黄鼠狼的皮是值钱的,所以他在白天的时候,把黄鼠狼挂在河边一棵小树上,剥下了它的皮,都说黄鼠狼的肉是臭的,那的确是,它的味道真是奇臭无比。那张皮子晾干的时候漂亮极了,直挺挺的,毛发光亮,而且特别顺溜,它被挂在南边小屋外。过了大约两年的时间,九零年左右,有一个收皮子的人来村里收皮子,他收走了那只黄鼠狼皮,给了大约10元钱,现在我还对那张皮子记忆犹新,真是太漂亮了,而且那要多少年的黄鼠狼才长那么大呀。

 

捉蝈蝈

蝈蝈,我俗称蚰子,分公母。公的鸣叫起来,声音洪亮,特好听,但不好捉。在父亲放我休息的时候,我会试着捉蝈蝈。蝈蝈在周围安静的时候,会大声鸣叫,但一听到响动会迅速逃跑。它们往往是在小灌木的树稍上,逃的时候,顺势向下,一跃而入草丛就不见了。有时候,如果你捉到了它,不小心,它会回过头来,用锋利的大牙咬你。我有捉蝈蝈的窍门,我总是在听到叫声后,先判断那些草的情况,是稠密还是稀疏,如果是稀疏的那就好办了,这样容易发现。选择好目标后,我会蹑手蹑脚地走近,仔细地的草丛中分辨出蝈蝈的位置,然后从下方入手,截断它的退路,从背上去捉住它们。有时候,我也会引诱它们,我会选一根狗尾草,在它的面前晃动,引得它跳上狗尾草,用牙咬住草尖,我再一点一点把草移到空地上进行捕捉。反正我每次总能捉到蝈蝈,回到家或者放到树上,或者养在笼子里,喂一些南瓜花,或者菜叶子,每天中午它们都会不知疲倦的为我唱歌。

 

养蚕

我家旱地的西边有一丛桑树,因为土地贫瘠,所以可以看出长了好些年,但是只见沧桑不见长大。这棵宝贵的桑树,也给我提供了不小的乐趣。那是上三四年级的时候,同学们都养起了蚕,春天取来蚕种是容易的,但是找到喂蚕的桑树叶是不容易的,因为我们这里的桑树很少。但是地头的那棵树给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桑叶,我把我的小蚕养的很好,它们从一个个的小黑点,长成一条大虫子,到了五月麦黄的时候,竟然收了许多的蚕茧,除去白的,还有几个是黄的,在少年时代,这如同做成一件大事,带来了无限的快乐。偶有风调雨顺之年,这棵桑树会在五月的时候结几颗桑葚,紫红紫红的,我会隔几天就去采摘一回,那酸酸甜甜的味道,充满了野趣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1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